商家知法犯法买卖熊掌胆汁胆囊猎杀活动猖獗致野生熊濒危

商家知法犯法买卖熊掌胆汁胆囊猎杀活动猖獗致野生熊濒危商家知法犯法买卖熊掌胆汁胆囊猎杀活动猖獗致野生熊濒危商家知法犯法买卖熊掌胆汁胆囊猎杀活动猖獗致野生熊濒危商家知法犯法买卖熊掌胆汁胆囊猎杀活动猖獗致野生熊濒危商家知法犯法买卖熊掌胆汁胆囊猎杀活动猖獗致野生熊濒危商家知法犯法买卖熊掌胆汁胆囊猎杀活动猖獗致野生熊濒危商家知法犯法买卖熊掌胆汁胆囊猎杀活动猖獗致野生熊濒危

2015年,一项有关熊胆的调查性报导《Hard to Bear: An Assessment of Trade in Bear Bile and Gal Bladder in Malaysia》揭露,在本地365家传统中药店里,有175家声称有出售熊製品,且几乎每个州属都有熊製品出售,而吉兰丹州及柔佛州的熊製品销售量更是位居榜首。

TRAFFIC东南亚区域主任克里斯(Dr. Chris r. Shepherd)说,该组织针对东南亚13个国家进行调查后发现,马来西亚、越南和柬埔寨对熊胆汁、熊囊及其他熊制产品的需求量最高。

“在这当中,越南和柬埔寨主要是供应熊製品,而大马则是消费熊製品的需求量特别高。”

在TRAFFIC所调查的298个在大马出售的熊胆囊中,约40%来自在当地被猎杀的野生马来熊。

“完整的胆囊常见于沙巴及砂拉越。很多供应商都宣称所出售的胆囊来自当地,包括马来西亚半岛的部分贸易商。”

亚洲黑熊胆汁多

他披露,在东南亚,比马来熊更常被猎杀的是亚洲黑熊(Asiatic Black Bear)。亚洲黑熊的分布非常广泛,从泰北到印度,还有中国和日本。由于亚洲黑熊的栖息地较为靠近人类的居住地或农田,所以,牠们极易被捕获,并因此成了非法狩猎人的目标之一。

“再者,亚洲黑熊的胆汁比马来熊来得多,所以,前者比后者更受商家的欢迎。既然有这幺多的贸易商声称他们所卖的熊胆囊都是产生当地,这显示马来西亚或有大量野生熊被攻击或捕猎。”

根据我国的“2010年野生动物保育法”,猎杀、售卖或使用熊产品都是非法行为,涉及者将面对严重的惩罚。

根据上述调查报告,在他们所採访的中药店工作人员里头,逾半数皆坦承他们清楚知道上述保育法的规定。

“虽然如此,绝大部分的商店仍声称至少有一样熊产品的货源充足。最令人担忧的是,马来西亚至今并未设置研究熊繁殖的单位。虽然马来西亚禁止熊产品的交易,但本地商家仍知法犯法,照旧进行熊製品的买卖活动。本地人对熊製品的需求也成了推动熊製品非法交易活动的动力之一。”

他说,上述研究搭建了一个改革平台,以促进卫生领域各关键部门进行联合行动,藉此改善熊製品非法交易问题。

“上述调查显示,马来西亚的执法单位在打击贩卖熊产品方面并未做到最好。从法律的角度来看,执法单位似乎还未真正作过什幺努力。他们应该採取行动对付贩卖熊产品的人士,并充公所起获的熊产品。”

吁积极取缔买卖熊产品者

近年来,国际野生动物保护组织TRAFFIC积极与马来西亚华人医药总会及卫生部的国家药品管制局进行合作,并强调遏制熊产品非法贸易的迫切性。

克里斯说,取自濒危野生动物的产品,诸如熊胆汁和胆囊的持续使用,不但是毫无必要的作法,同时也是对法律的藐视。

“这是因为一些草药替代品与这些产品的功效相同。多年前,马来西亚卫生部的国家药品管制局(NPCB)便对国内所出售的所有药物进行注册。当时,该局曾向TRAFFIC保证,凡是经注册的产品配方里的野生物个体或其衍生物的使用将会遵从野生动物保护法。然而,多年过去了,坊间滥用这类产品的情况似乎并没有好转。”

他指出,虽然野生物保护部门和卫生部基于这项研究所作出的持续执法行动应当获得表扬,但要彻底消除马来西亚的熊产品非法贸易活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他认为,唯有加强对贩卖熊产品的商人及供应商的取缔和起诉行动,才能对非法贸易、偷猎者和消费者起到强而有力的威慑作用。

“当然,若要终结这类非法贸易,也还需要传统中医药界的支持,而TRAFFIC很高兴能获得马来西亚华人医药总会的合作与支持。”

大青叶黄连可取代熊胆

对于TRAFFIC的调查,马来西亚华人医药协会表明将极力配合。不过,该会秘书长朱德亮却强调,各界不应把熊类濒临绝种的矛头全然指向中药店。

“其实,狩猎者取用的并非只是熊胆汁或熊胆囊,当中有更多狩猎者是为了取得熊掌和熊毛而猎杀野生熊,很明显的,这些部位都跟中药没有关联。此外,过度的森林开发导致野生熊的生态环境被破坏,造成野生熊的数量减少,也是造成野生熊濒临绝种的原因之一,所以,各界不应该把中药界当成罪魁祸首。”

他认为,就中药的角度来看,熊胆使用率的高低是看医者和需求两个方面。熊胆的主要功效是平肝明目、清热解毒、止痉、治疗小儿热盛之症、胆肝病等。根据亚洲动物基金的调查,目前市场上的熊胆售价为每克40美元。

“可见熊胆价格昂贵,除非是身罹绝症者,或是因深感绝望而不惜一切想好起来的人,否则,一般人不太可能花费巨额金钱购买熊胆。加上如今已有其他中药可取代熊胆,如大青叶、黄连、黄芩、板蓝根等都具有清热解毒的功效,所以,民众大可购买这些相对便宜的中药取代之。当然,并不是单单一种中药就能完全取代熊胆的功能,中医还得依据病患当时的病情来搭配其他中药,才有可能达致同等的功效。”

入口清香 苦而回甘

出身自中药世家的朱德亮说,他并未看过真正的熊胆,而他认为,熊胆的销售量和需求量并不一定如TRAFFIC所说的那幺多。

“那些包装上印有熊图案的产品,里头所用的究竟是不是真的熊製品,我们并不能够确定,唯有通过检验才可以证实。有些产品可能就只是熊胆的替代品,但却被一些不负责任的商人用来欺骗消费者。”

他披露,一般中医是通过气味及口感来辨认熊胆的真伪。“熊胆本身有股特异的清香,口感苦而回甘,入口即溶,不黏牙,而其他动物的胆的气味和口感则与之不同。

在打击贩卖熊製品的非法活动方面,他强调,最大的阻力来自于一些商家和消费者。“某些商家为了牟取暴利而冒险非法出售熊製品,而一些消费者则因为误信熊胆被夸大的疗效,想方设法花大钱去购买。”

如今,海内外的中药课程都备有关于熊胆的功效的内容,但这些课程并未鼓励大家使用熊胆。

“中国是熊胆买卖问题最严重的国家,而当地政府也都很积极地打击贩卖熊胆的活动。”

熊胆疗效被夸大

在亚洲区熊产品来源及需求量排行榜上,马来西亚排名第五。

根据TRAFFIC近来的调查,在过去12年合计700次的搜救工作中,当局共搜获约2801只熊,而我国则搜获38只熊,排在柬埔寨、中国、越南及俄罗斯之后。

朱德亮认为,越是资深的医师对中药的认识越深,他们也绝对有能力说服顾客以其他中药替代熊胆。“消费者在无助的时候最容易相信熊胆被夸大的疗效。”

目前已有上百家来自全国各地的药店注册成为马来西亚华人医药协会的会员。他和团队近年来积极地鼓励大家响应杜绝熊产品的运动。

“我们都会劝告会员停止售卖任何和熊胆有关的产品。我们和相关单位已经配合多年,主要在宣传停止使用熊胆这方面。然而,真正需要採取行动对付犯法人士的还是执法单位。”

他说,解决野生动物走私问题绝对是非常複杂且需要多方配合的活动,这并非一朝一夕就能获得解决。“正所谓‘有需求才有供应’,倘若民众理解惨无人道的熊产品的製造过程,他们必定会对猎杀者的行为感到不齿。”

当大家一味把责任推给各单位,如指执法单位未积极採取行动、私人组织失职及中药商贪婪时,切记,群众的力量也是非同小可的。